主页 > W默生活 >[Simple专栏] 不花钱过好生活—Living with >

[Simple专栏] 不花钱过好生活—Living with

2020-06-09 280 ℃

[Simple专栏] 不花钱过好生活—Living with
「有钱不是万能,没钱万万不能」这句话现在要被推翻了。1996年,50几岁的德国女人史威默(Heidemarie Schwermer)自愿放弃房子和所有财产,只拎着一只装满衣服的皮箱,在各国城市中旅行了14年,过着以物易物、交换资源、简单、没有金钱的生活。 2008年透过挪威女性导演哈佛森(Line Halvorsen)两年的访谈纪录,于2010年完成52分钟纪录片【Living without Money】。现已70岁并成为祖母的史威默外表年轻有活力,常保好奇心及冒险心的她一点也不显老态。她在纪录片中豁达睿智地笑说:「我曾经拥有自己所需 的一切,有栋房子,还把两个小孩拉拔长大。不过,所有的财产,我都不要了。」

出生于1942年,位于现今东欧的梅梅尔(Memel)注一,二次世界大战随着父母逃到德国,任职教师近二十年,有两个孩子三个孙子。她的书曾得过义大利的文学奖。她曾当过心理治疗师(psychotherapist),给予很多人超乎金钱的价值。经过多次挣扎后,她决定要用简单的生活方式,做一个实验,挑战资本主义。史威默很喜欢旅行,但旅行这件事不是靠别人给予就能执行,所以近几年,她挪动一些退休金来作为旅费。藉由沙发冲浪(Couch surfing)注二方式走访世界各地,帮助人们摆脱金钱物质枷锁,找到快乐满足的美好生活。

1960年代,史威默曾经到南美智利旅行,在那边看见真正的贫穷,令她回忆起儿时身无分文的父母为求生存的简约生活;回到德国后看见物质社会的奢侈与浪费,让她开始怀疑资本主义是否带领人们到更好的未来。1994年成立「施与受」中心(Give and take central),也是德国第一个标榜以劳力或服务交换物资的机构,在这过程中没有金钱的流动。史威默语重心长地说:「我们都被金钱迷惑了,金钱让我们分心,忘记什幺是最重要,什幺是真正的快乐。我的工作是帮助人们拾回原本就存在而且免费的幸福」。两年后,史威默正式宣告脱离金钱体系,辞掉工作、搬离租的房子、取消银行帐户、终止健保、把所有东西送给需要的人。回想到当时,史威默笑笑说:我两个孩子快吓死了,我的好朋友哭着请我不要这幺做,然而,她们现在却是支持我最大的力量。

至今15年来,史威默靠着写书分享经验已经可以支持她生活开销,然而「分享多余」的习惯不曾改变,她会将盈收分为小额金钱分送给需要帮助的人,也会在不同的地方以劳务换取食宿,乐观的史威默不以为苦,她说:「我跟一般人不同,这样的生活方式是我选择的,但很多人不得不为金钱工作。我当然会担心将来老时没有退休金,但尽量不去想未来会不会生病住院,我唯一可以确认的是明天醒来又是快乐的一天」。
[Simple专栏] 不花钱过好生活—Living with

一整年不用钱:免费+自由
《纽约时报》两年持续榜上有名的畅销书《阿拉斯加之死》,同样真实记录一名出身美国东岸富裕家庭的年轻男子克里斯,1990年夏天,甫以优异成绩自艾默瑞大学毕业,此后家人就失去他的音讯。他改名换姓,把银行帐户中两万四千美元的存款悉数捐给慈善机构,放弃了车子和大部分财产,还把身边的现金全都烧掉。开始全新的生活,在北美大陆漂泊,追寻超越物质的原始经验。旅行的过程中用文字或诗,记录省思与对自然的感动,字字直探心灵最深处。直到四个月后,因为误食野生植物,他的遗体出现在阿拉斯加一辆破废的厢型车,在美国资本社会中引起热烈极大的震撼。

相似但以更聪明的方式,2008年到2009一整年,英国青年马克.鲍伊(Mark Boyle)不花一毛钱成功活下来,并将他的经验写成一本书【一整年不用钱:免费+自由--一个经济系毕业生的不用钱生活实验】(The Moneyless Man: A Year of Freeconomic Living)。原为企业经理人的马克,本身也是经济系毕业的高材生,他大胆做了这样的实验,并且在这样的过程中,反省我们因为金钱所带来的价值观扭曲。他以乌贼骨板磨成粉来刷牙(非洲人以嚼树皮清洁口腔),只吃当季食物(採集大自然的免费蔬果),和人交换生存技巧,使用堆肥厕所等种种情境,甚至不用一文钱渡海到爱尔兰,过了一个零消费圣诞节。

马克.鲍伊在英国发起「免费经济」运动,他大学主修经济学,曾任有机食品公司的经理。他的网站the Freeconomic Community每天有三万人次的点阅率,藉由社群网路目前已累计超过一万五千多名会员。马克现为英国主流媒体《卫报》(Guardian )及《伦理消费者》杂誌(Ethical Consumer )的专栏作家,企图在消费社会终提醒人们不因金钱而迷失自我,成为新世代的指标。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可以理解史威默与马克的实验,有人抨击史威默不过是个寄生虫,在身边人的善意下存活,在接受电视媒体採访时,甚至有来宾直接问史威默用什幺方式来到电视台?而史威默面不改色地回应:我是受邀来的,是主办单位给我机票的。一般人甚至无法想像一天没有钱的生活,克里斯的故事也曾引起社会激烈的反弹,有人认为他不过是狂妄的年轻人,凭什幺认为可以脱离文明活下来,主流媒体的加持根本是浪费社会成本…对此批评,史威默和马克仅能以时间来证明。

[Simple专栏] 不花钱过好生活—Living with

简单生活=更好的生活
与德国史威默相同的是,马克也认为唯有脱离资本经济体系才有可能找回人的深度快乐,摆脱物质的糖衣,寻找自由与创意,太多的环保理论与学说,但真正落实又是一回事。习惯于台湾便利与迅速的环境,我们其实已经脱离自然很远很远了,真正的自给自足是不需要依靠外力,仅仅利用大自然的资源就可以达到生存的目的,如此一来,便不需要担心经济不景气、油电上涨、裁员的恐慌。完全不花一块钱生活也许太过极端,正如台湾唯一实践彻底环保永续的「盐寮净土」注三创办人区纪复先生所说:「一般人需要花一千元,我们只需要花十元,但十元一样还是需要钱」,在现今的社会里我们很难不跟钱脱离关係,一名社会科学家说:「资本主义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告诉人们自然生态所需要花费的成本」,但我们可以改变想法,减少消费与浪费。

受到电影「让爱传出去」(Pay It Forward)的启发,”Swapaskills”是英国最大的「以物易物(以务以务)」社群网站,至今已有近六万名会员注册,利用自身的专业技能交换需要的报酬,网站服务分为两区:可提供的服务与寻求支援的服务,种类包括办公室打扫、修电脑、烤麵包、网站设计等;此外也有物资的交换,赋与二手商品新生命,藉由社群网站人们可以认识彼此,不只交换生活也交换想法。BBC电视曾经专题报导”Swapaskills”风潮,一名美髮师开心地说:我用我的专业交换到学做麵包的机会,不只省了学费更丰富我的生活,不用钱一样可以赚到快乐。

无论是国际响应的”无消费日”注四,或是日本兴起的”半农半X生活”注五,其实都在提醒我们应该主动降低对金钱的依赖,综观人类发展文明史,物质经济仅仅发生于当代短暂的一百年,金钱异化了我们的价值观与生命意义。大量的消费,以自然生态换取经济的发展并不会带给我们长远的快乐。史威默实验成功后得出结论:放弃金钱带给我生活品质、内在的富足与自由(Giving up money gave me quality of life, inner wealth and freedom),正如美国作家玛格丽特‧李‧伦贝克(Margaret Lee Runbeck)说:幸福不是你要到达的终点,而是你旅行的方式(Happiness is not a station to arrive at, but a manner of traveling),只有当你明白,幸福在于你内心的选择时,你才愿意放下对金钱的迷恋与执着。享受生命?还是享受金钱?只有你自己可以决定。

注一: Memel (former East Prussia) 梅梅尔,在东普鲁士的城市,曾经隶属于德国,现为克莱佩达,立陶宛的一部分。

注二:沙发冲浪(Couch surfing)网站是一个基于「分享」概念的旅游网站,基于不花钱,分享价值,串连世界各地友谊。运作方式为:「我现在在某个地方,有房子、客厅可以给人家住,如果你要来,也许我可以接待你,可透过邮件联络是否可行。」

注三: 「盐寮净土」位于台湾东部花莲县盐寮小村的海边,区纪复先生在盐寮净土推广简朴生活已有二十年时间,早期国内外媒体便经常报导,也曾吸引相当多人或团体到此地或短或长的生活体验。

注四: Buy Nothing Day (BND) “无消费日”于1992年起由加拿大人拉森(Kall Lasn)所发起的反消费运动,批判已被全然商业化的圣诞节。无消费日也提醒我们,过度依赖所谓的全球市场经济而盲目听信媒体与广告是危险的。为了我们的未来,也为了地球,我们应该检视自己的消费行为,学习过着较为简朴的生活,让地球有喘息的机会。 注五: 半农半X,就是一方面亲手栽种稻米、蔬菜等农作物,以获取安全的粮食(农);另一方面从事能够发挥天赋特长的工作,换得固定的收入,并且建立个人和社会的连结(X)。目的是追求一种不再被金钱或时间逼迫,而回归人类本质的平衡生活。

原文刊于GREEN杂誌2013.04月号

专栏文章:由 @Simple 授权提供
原文网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