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迈生活 >日本益子町益子烧 >

日本益子町益子烧

2020-07-14 632 ℃

日本益子町益子烧

炎祭烧出益子对陶艺的热情。
记者史荣恩/专题报导.摄影
乐陶陶              距离东京约2.5小时车程的木历木县益子町,是个能让人放慢脚步的美地,这个只有3万2000人口的小镇,汇聚强大创作能量,全镇总动员就为了让当地陶艺「益子烧」这块金字招牌,愈擦愈亮。
处处有陶 益子烧作品
身为益子烧的故乡,益子几乎每个角落都有陶艺的身影。
■冢本陶窑
已有140年历史的冢本陶窑是益子町产量最大的製陶厂,东家住宅现改成美术馆供参观,里头可见到益子烧发展的轨迹,也展示了滨田庄司的作品与日本国宝级画家的栋方志功的屏风画真迹。
一旁製陶作坊里,员工忙着为陶胚加工上釉,老闆指着一处空间说,这里都是为无印良品代工的产品。在另一旁全机械化的厂房里,赶製的是日本最强铁路便当「萩野屋釜饭」所用的陶釜,一天可生产1万个,一年300万个,光看产量就知道这釜饭便当在日本有多嚣张。
■横山陶窑
横山陶窑又是不同风景,有如市集般的规画,陶艺品甚至摆在路旁贩售,更亲近游客,这里也可体验製陶拉胚,4000日圆(约34美元)就可来场「第六感生死恋」的浪漫。
■城内路
最能感受被益子烧包围之处当属堪称陶艺一条街的「城内坂路」,距离益子火车站步行只要15分钟,短短500公尺街道两侧尽是风格各异的益子烧陶艺店,传统、前卫或可爱的作品任君挑选。
■道之驿
又或是在有门户地位的益子「道之驿」(即道路休息站)里,这里不仅展示与贩售知名陶艺家作品,益子町各式工艺作品、特产及农产品一应具全,是认识益子的好地方,此外这道之驿本身建筑也颇有看头,是MOUNT FUJI ARCHITECTS STUDIO知名建筑师原田真宏的作品。

日本益子町益子烧

上图:萩野屋釜饭成为日本最夯铁路便当,益子烧陶釜功不可没。
炎祭熊熊火焰烧出名气
初冬夜晚,益子陶艺美术馆旁正展开一年一度的「炎祭」,窑里透出的红光温暖人心,从孔洞窜出的火焰彷彿是益子对陶艺的热情。这个公办烧陶活动有如一种仪式或庆典,窑里放着150名业余陶艺创作者的作品,等着被1200度高温进行三天三夜的焠炼。
这些创作者从日本各地来到益子,甚至不乏国外陶艺爱好者参与,现场就有位18岁的美国男生,他已考上耶鲁大学,趁入学前来到益子见习。有趣的是,炎祭也吸引不少摄影爱好者在旁守候,等待火焰最旺时刻拍下猛烈瞬间。
源自江户时代末期的益子烧已有160多年历史,质朴且多元面貌为其特色,是益子最引以为傲的文化资产。目前益子有450家窑户及作坊,由于益子烧在形制上并不严格限制,吸引不少外地陶艺家选择在此落脚,开放的创作氛围,让益子町不只是陶艺之乡,更孕育出不少木工、金工、织染等手工技艺,处处都嗅得到艺术气息。

日本益子町益子烧

冢本陶窑是益子产量最大的窑户。
陶艺历史 滨田庄司 催生益子烧荣景
益子烧能发展到今日荣景,甚至成为陶艺创作者的朝圣地,就不能不提到日本国宝级艺术家滨田庄司。他于1924年移居此地创作,并与美学思想家一起推广「民艺运动」,不仅对当地製陶产业产生很大的影响,製作品从钵、水缸等大型物作转向更注重展现艺术的杯、盘等日用品,将艺术与生活结合。也由于滨田庄司推动民艺运动,日本各地不少陶艺家跟随他来到益子,即使滨田庄司已去世38年,影响力至今不坠。
今人缅怀滨田庄司,可在他于1978年、去世前半年创立的「益子参考馆」里踏上他走过的足迹。接待我们的是滨田庄司的孙子、同是陶艺家的滨田友绪,他说,这里曾经是爷爷工作与居住的处所,并将不少江户时代的大宅院搬迁至此,如今除可观赏滨田庄司收藏与自己创作的陶艺品与艺术品外,150年前的江户建筑也同样可观。
滨田庄司纪念益子参考馆面积相当大,据滨田友绪说,当年此地的规模更大,其中像是滨田庄司的住宅已移到益子陶艺美术馆展示,炎祭所用的公共窑也是从这里拆迁过去的。

日本益子町益子烧

这里是曾是滨田庄司创作的工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