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迈生活 >也许不想受到伤害并不是在比,谁比较不在乎对方,而是在比,谁比 >

也许不想受到伤害并不是在比,谁比较不在乎对方,而是在比,谁比

2020-06-16 461 ℃

大二的时候,有个学弟失恋,他说他希望他前女友可以不存在。

我完全理解这种心情,只是我讲不出这样的话,因为我天生内建罪恶感点之低的,我只是有这样的念头就会自责不已,所以我不可能讲出口,不过这样的念头就算只有产生几秒,也算在我体内流过,我还是记得那种念头产生的过程。

也许,这可以让人分辨清楚,究竟分手痛苦的根源是因为爱,还是自尊。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可以想像,当一个我们很爱的人离开人间,我们就算再不捨得,再不愿意接受,还是会让自己慢慢走回正轨,因为那个人已经不会回来,剩下的自己还是要生活,我们会在内心想念他,却不带着其他複杂的情绪,也许有些遗憾,可能有些事情来不及一起做,有些话来不及跟对方说,但那种想念即使苦也还是美的,我们是真正放手让那个人离开,真正去实践往事只能回味的道理,大部分的我们不会去求神拜佛观落阴,想尽办法要让那个人复活,让那个人回到我们身边。

而如果一个我们很爱的人离开我们,却不是以死亡的方式,你知道他还活在同一个地球,你知道他还有可能遇到别人,你知道有个机会他会爱别人胜于你,你知道他可能会忘记你,这些想像折磨你,每次以为自己释怀了,看开了,一听到他的消息又停不住想像,让想像鞭尸般叫醒自己死了又死却总死不透的希望,这种想念并不纯粹,我们不是在回忆过去,我们是在希望複製过去,我们希望活在过去,这样的想念一点也不美,有够痛苦,痛苦到底的时候我就那幺想过几秒,如果他不在这个世界上,我是不是就能解脱?我就真的可以让这段感情成为过去?

然后下一秒我就想,这样还是爱吗?分手时的痛苦都归咎于因为太爱这个人,但真的爱一个人会有这样的念头吗?

曾经有个男生朋友苦追一个女生半年,他有天很痛苦地跟我说,他希望那个女生可以出车祸被撞断腿,这样他就能证明自己才是最爱她的,不是只爱她的外表,不会离弃她。我当时心想这样的人好恐怖,我才不要把腿摔断让你证明这种事情!如果我们真正爱一个人,会有这些想法吗?

说到底,我们要的只是事情照我们的期望发生吧,跟那个对象无关,因为会有这些想法的人,下次再经历痛苦的分手一样会希望对方消失在这个地球上,下次再苦追不到别人还是会希望对方经历惨事来给自己机会表现,所以跟爱有没有关係?也许有一点,但更多的是事情没有照自己期望发生所引发的不甘心,我觉得那比较像是自尊问题,就像是,如果我够好,他为什幺可以真的离得我?如果我够好,他为什幺不选择我?如果我够好,他为什幺不回头?

我常说,感情被伤害是很好复原的,遇到下个喜欢的人就什幺都好了,什幺害怕都只是随便说说,只要再让自己心动的人出现,你会发现自己还是按耐不住想要去付出和关心,但自尊被伤害是几乎不可能复原的,即使遇到更爱你的人,你也回不到没被伤害过之前,所以大部分被动的人并非害怕付出感情,他们害怕的是付出感情却不被稀罕不被接受不被感激。害怕的是那种,怀疑自己的感觉。

教会的人喜欢说,主安排所有的事情都是对你最好的,不管什幺事情都可以变成是对你最好的,我想就像是我自己很爱说上天有它安排的道理吧,不过很多时候我也认为这种想法只是自我安慰,像以前说过的,生命不会自己找到出口,而是我们会自己把那个叫做出口,不然能怎幺办?所以很多人喜欢说失恋让人成长,给人力量,让人改变,更认识自己,我还是会想,当个活在自己世界的自大狂不好吗?意识不到别人的眼光,没有自觉,不就是最强大的吗?为什幺要让我们得到人性,人性是那幺软弱。

我好像又离题了,总之,当我有了那个希望对方离开这世界的念头,没有几秒我就想着,不,我还是希望他能好好活着,他快乐就好,一直到现在我也分辨不出来,我究竟是因为真正爱过一个人所以希望他过得很好,还是我不敢去承担恨一个人诅咒一个人的负面力量?我是因为爱,还是只是因为不敢恨?

很多人会说我敢爱敢恨,不知道他们哪来的灵感,我觉得我不敢爱不敢恨,如果真的是一个敢爱的人,不会那幺啰嗦,不会去计较对方的心意和自己对等不对等,我曾经是这样的人,我曾经是听到朋友说可是不确定对方喜不喜欢我时,会在内心不敢置信地想着:「要先确定对方喜欢才能去喜欢对方,这样还算喜欢吗?」但我现在丧失了这种天份,因为自尊受伤是不会好的,不是一个你在乎的人说你很烂,等等又说我刚刚开玩笑的,你就真的不会受到影响那样,所以吵架的时候很多话是不能说的。而我也不敢恨,我从没办法很没有顾忌地说我有多恨一个人,因为我知道不会只是他的不对,因为我也从来不认为不爱了是一种不对。但是我若不敢恨,一切都不会结束,对方的好总是浮现在脑海,曾经有过的甜蜜永远不会成为过去,然后我看着对方很快把我抛在脑后,还是止不住地会去想,是不是因为我不够好,所以我可以那幺容易被遗忘和取代?

很多人需要不停的恋爱,我想有部分原因是,我们真的很需要别人透过愿意跟我们在一起来告诉我们,我们够好。就像如果对方跟你暧昧很久却不愿意跟你在一起,你的姊妹淘会说因为他觉得自己不配跟你在一起,你其实知道这不是事实,因为这世界上谁会觉得自己不配跟谁在一起,可是你听了还是会开心,会得到安慰,因为不被喜欢不被考虑就等于自己不够好,而要接受自己不够好这种念头真的太难。

在这种时候肯定会有很多人说,不是你不够好的问题,是你和对方不适合,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我会这幺解,确实是你不够好,这世界上真的有所谓不够好这件事情,只是这个标準是在对方身上,你可以配合他的标準,去做到他认为的好,只是你要清楚知道,这幺一来,你讨好的是一个和你价值观从根本就不同的人,你们对好的认知从根本就不一样,你可以去配合他,但我不确定你会不会快乐,我自己的实验,我不会快乐。我喜欢过一些喜欢很女性化装扮的男生,我可以做到那样的装扮,可是我很不自在,当我喜欢自己的装扮感到舒服自在时,他们却不喜欢我那样装扮,不给我肯定,他们总是去看很女性化装扮的路人,用那样的举动否定我的品味,就像在告诉我妳没有魅力,要像那女生那样穿我才会情不自禁多看几眼,我曾经边化妆边哭过,边运动边哭过,边穿高跟鞋边哭过,因为我不是为自己打扮,我只是想要讨好对方,而我怎幺做都好像不够好,那种不快乐很难忘,会特别去想起以前有个人喜欢我任何样子,那时候快乐可以很简单。

你会觉得这篇的主题到底是什幺,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表达,在感情不同的面向,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经历,其实让我们受到伤害的是我们的自尊,甚至那种自己好不容易敞开心房让别人进来,却不被在乎的受伤感,都像是自尊问题,当自尊受损,当自己都无法给自己尊严时,自己都无法尊重自己,真正看得起自己时,怎幺可能会有自信,当你自己都不够喜欢自己,只想去赌赌看谁会很喜欢自己来弥补这种空洞,一切就像是赌博,将自己的存在价值寄託在他人手上,赌这个人是怎样的人,会幸运地重建妳遗失的尊严和信心,还是再摧毁一次。

我这阵子常想,不是因为我们太在乎别人所以会输,不是因为我们比较在乎对方所以会受伤,而是在这世界上每个人应该最爱的就是自己,最该在乎的先是自己,如果我们违背这个法则,就会受到处罚,把孩子放在自己之前是错的,把另一半放在自己之前是错的,把家人放在自己之前也是错的,谁也没有权利一厢情愿把自己没有方向的灵魂寄託在别人身上,再来责怪别人的不够感恩不够重视不够对等是在伤害自己。

所以当你在期待别人喜欢自己的时候,是不是有确定自己已经够喜欢自己,因为我知道自己不是幸运的那个,我不会遇到第一个白马王子建立我的自信,然后就永远对我不离不弃,如果我将自己的价值用别人的眼睛来衡量,我肯定崩溃,事实上我已经崩溃五百多次,所以,我的意思就是,也许不想受到伤害并不是在比,谁比较不在乎对方,而是在比,谁比较在乎自己。

本文出自就跟你说了是蜜蜜

instagram 就跟你说了是蜜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