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汇生活 >锅子、拐杖互殴!精障妻独力照顾中风夫 >

锅子、拐杖互殴!精障妻独力照顾中风夫

2020-05-29 145 ℃

锅子、拐杖互殴!精障妻独力照顾中风夫

柠檬小编这样说

牡丹阿姨与先生皆患有精神疾病,再加上先生中风后,她担任起照顾者的角色,

这份压力日复一日的累积,终究还是爆发在生活中

文/任依岛

一开始跟牡丹阿姨约家访,相当不顺利,她要不是去看医生,就是带中风的先生做复健。为此,她时常诚恳地跟我说抱歉,但其实该抱歉的是我,我为了达成家访目标,在牡丹阿姨紧凑的生活中,生硬地试图挤入一个位置。

双方屡次约访未果,终于在第五次电访时,她说明天下午三点会回到家,我可以过去。

隔天按了门铃,大约等了三分钟,才有人快步走来开门,「任先生吗?不好意思,你先随便坐,等我一下齁,刚刚扶我先生上厕所,他应该好了,我扶他出来。」

一如电话中诚恳的语气,堆着笑容与歉意的牡丹阿姨,模样看起来就像常见的中年妇人,跟资料上注明「个案由于病情不稳定,出现攻击丈夫行为」的描述,相当图文不符。

她扶着拄拐杖的先生,一步一步走回客厅,搀扶着他往沙发躺下,然后为他盖上凉被。

「我先生中风后,脚不太能走,上厕所或需要走路的时候,我都要扶着,怕他跌倒,其实现在好很多了,至少用拐杖还可以慢慢走。」

在我说明来意之后,牡丹阿姨又再度显露抱歉的表情,「是卫生所的张小姐请你来的?实在不好意思,我们没事了啦!没想到只是一时夫妻吵架,还麻烦那幺多人关心我。」接着她一字一句,缓缓说出那天对先生「家暴」的经过。

「说来是我不好,那天我又听到冤亲债主来找我,说要带我走,嗯,我看医生有十年了,我都按时吃药,但还是听得到声音、看得到人。我先生比我更早生病,不过他是躁郁症,可能是中风的关係,他的脾气更加暴躁,平常我也都顺着他。」

「这天被声音吵到很烦,很想死,反正冤亲债主都要来带我走了。我带他去做复健回来,很累了,想休息一下,偏偏他一直吵着要我去买报纸,我不去,就骂我,我已经被声音烦得受不了,加上他这样,火气一上来,我就骂回去,说『要买你不会自己去,我照顾你已经很累了,你到底想怎样?』」

牡丹阿姨说到这里时,我好奇地用眼角偷瞄在一旁的先生,想说他会不会出声反驳,结果他完全闷不吭声,似乎已经睡着了。

阿姨则毫不在意地继续说着,「没想到我越讲,他越气,竟然拿起拐杖要打我。我也是气到了,刚好桌上有个空的锅子,我就拿起来砸他,大概是邻居听到我们拼拼砰砰(ping ping piàn piàn,吵杂),觉得不对劲,打电话报警。」

「我先生以前跟派出所警察很熟,就跟他们说我打他,还要告我家暴。这阵子很多人来家里关心啦,现在没事了,真的,我只是一时情绪没控制好,谢谢你们的关心。」

牡丹阿姨既是精神失序者,但同时又是家庭的主要照顾者,这可能超乎多数人对「精神失序者」的想像,一般多半认为精神失序者是受照顾者,但牡丹阿姨说,在先生还没中风前,她也不需要他的照顾。

她大概看出我一脸狐疑,马上接着说:「我虽然生病,可是照常煮饭给我先生吃,看病也不需要他带,我还是可以到处走走,只是心情比较不好,没吃安眠药就睡不着而已。」

像牡丹阿姨饱受幻听、幻视所扰,在先生中风后还得负起照顾之责,也就是带着身心的病痛,照顾失能的家人,除了看得见的照顾劳动以外,情绪劳动的负担也不小。

锅子、拐杖互殴!精障妻独力照顾中风夫


▲照顾中风的先生造成牡丹阿姨极大压力。(示意图/免费图库)

当我问起牡丹阿姨怎幺看待自己带着身心苦痛,又要照顾先生的这个角色。


她说:「真的很累,也没有人可以帮我,本来有个领养的女儿,不过她离家出走好些年了。加上那些冤亲债主常常来找我,我觉得这辈子好像也活得差不多了,如果那些鬼魂把我带走,可能还轻鬆一点。我们也都快老了,如果我不照顾他,谁照顾他?毕竟我们都是离乡背井来到这里生活。」自我叙说,往往勾连着另一个等待现身的世界。

「我们都不是本地人,我在中部眷村长大,他是东部。亲友介绍后认识、结婚,婚后就来都市讨生活了。我只有一个弟弟,他在国外工作,而且有他自己的家庭要养。」

「我先生是独子,我们的父母都过世了,也没什幺比较亲的亲人。照顾他是很累啦!还好法鼓山的师姐有时会来看我,带点米啊、麵啊给我们。还有一个邻居很好,晚上我去公园散步遇到他,因为他会打太极拳,就教我一些养身的方法。我是佛教徒,有时也会去寺庙诵经,会让心里比较平静。」

锅子、拐杖互殴!精障妻独力照顾中风夫


▲带病生活、照顾丈夫,牡丹阿姨心力交瘁。(示意图/免费图库)

带病生活已属不易,还要照顾失能的另一半,或肩负起家庭重任,像牡丹阿姨这样的例子,在社区中并不少见。当然这也跟她病后整体的状态相关,她虽受幻觉所苦,但愿意配合就医,儘管医师跟她说那些声音、影像是症状,她仍深信祖先业力之说,但也接受「大脑走钟」(出问题)之医学解释。

此外,她从未严重发作到需要住院,认知与生活功能皆无减退迹象,加上有宗教信仰与人际支持,可作为心理调适与心灵依靠。这些条件,成为牡丹阿姨可以带病照顾家人的前提。

只是虽然有能力照顾家人,但如同所有照顾者都会面临的心力耗损议题,因此牡丹阿姨容易在跟丈夫互动张力大的时刻,让照顾的压力、负面情绪瞬间涨满,怒气下的话语如乱箭射出,不易闪躲,最终两者皆负伤。

*本文摘录自《屋檐下的交会:当社区关怀访视员走进精神失序者的家》

锅子、拐杖互殴!精障妻独力照顾中风夫


作者:任依岛

译者:约拿单


猜你喜欢